•  

  • 江边的新城有宽阔的马路,笔直的,没有车,因为是在空旷的地皮上规划出来的,所以整齐得没有任何惊喜。

    阿福有辆漂亮的电瓶车,在骑着它四处奔波生意时,他就像一名东征的骑士,没有什么能难倒他。

    下午4点,因为已经入秋了,太阳早早地显出倦怠的神情,阿福骑着他漂亮的电瓶车,穿过新城区那空旷的街道。

    他骑在车上,笔直的、一丝不苟,在他冲向前的一瞬间,空气纷纷避让,慌乱中翻动着他头顶稀疏的头发,也有避让不及的,一头扎进他的衣领,把那一身肥大的西装鼓胀得像灌满肥肉的香肠。

    在一个十字路口,我被红灯拦住,百无聊赖地等待放行的绿灯,尽管路口没有一辆车经过。这时阿福驾着他的快马到来,没有减速,虔诚地朝着他的方向飞驰而去,只留下抖动的充气西装的背影。

    阿福穿过亮者红灯的十字路口,不知为什么,摇了摇头,像是在叹息,随即便坚定的消失在笔直的大路上……

     

  • 2008-06-20

    舞台剧 - [电梯直达39楼]

  • 2008-04-07

    冷汗Ⅺ - [电梯直达39楼]

    我看着天花板,辨别了很久,看着房顶上那块熟悉的斑驳,那个侧脸状的霉斑,没错,我在自己的房间里。浑身的骨头像灌进了25瓶醋,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靠它们站起来。头痛欲裂,嗓子里冒着烟,是酒精在胃里呆过之后感受。我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只有那几张醉醺醺的浮肿的脸,此后的便像是蒸发了一样,我是怎样躺回到自己的床上的,对此我一无所知。

    我下了楼,准备先为自己找点喝的,站在楼梯口,花了点时间适应了外面的光线。应该已经是中午了,地上依然有些潮湿的,估计是昨晚下的雨。去超市的路上,一个景象吸引了我,路边一块地面上密密麻麻地扔着些烟头,足有10包烟,一定有人过了相当愁苦的一个晚上,我踢了一脚其中的一个烟头,它撞在另一个身上,停下来,它们混乱地躺在地上,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

    在超市里买了瓶水,付钱时才发现钱包里只有20块了,幸好还有20块,还够我去吃顿中饭。

    我一口气喝下了半瓶水,看样子我是真的渴了。(完)

     

    故事终于写完了,哈哈!

  • 2008-04-06

    冷汗Ⅹ - [电梯直达39楼]

    从天花板的角度观察这个房间,的确,它混乱着,依然是黑暗,我看到自己头朝着门的方向趴在地上,脸无力地扭在一边,那是一种多么可笑的表情!突然回想起来,我正要去开门的,是的!我要走出这个房间!而我现在一动不动地趴在地板上,脚上缠着一只塑料袋,裤裆间挂着排泄物……看样子我终于逃不过要被这房间吞噬……当我最终被人发现时,就是如此可笑的一番情形,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是的,我现在真的是一具尸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