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获赠一本sc3,再次隆重地谢谢小s,我视其为一群人理想的记录,会好好收藏。

    这一本,有一个讨喜的封面,是所有人看了都会喜欢的那种,漂亮的同类色就是能起这样的作用,而它让我喜爱的原因更因为它有一种自然的神情,完全没有媚态,这大概就像一个无意识于自己美貌的平胸少女。书的装帧也是非常低调的,因为是漫画主题,就索性在封面上一个字都不出现,大概也是一种宣告纯粹的方式。

    整本书分了十个段落外加一个特别篇,分别标定了关键词,共46篇作品,因为是视觉小说,每一个作者或多或少地都会关注视觉表现的形式感,从这一点来说漫画存在着说故事在方式上的更多的探索。

    虽然没有人怀疑文学作品无限的可能性,每一个作者都有属于自己的驾驭文字的方式,但毕竟语言的共识是必须遵循的,读者只有在阅读了每一个文字后才有可能对作者的方式有所感知。而视觉作品先决地存在着把握观众情绪的优势,视觉语言的风格、气质会是在第一时间内被感知到的,很难说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表达哪一个更有吸引力,所以它们也就各自把持着自己无可替代的价值。

    用视觉小说来描述漫画应该是非常贴切的,它不是简单地将文字信息视觉化,它是用自己的方式把握故事进展的节奏,它又不同于电影或动画,它有间隔、有停顿,是默默地停在纸页上等人来启动的。

    这一本sc漫画,每一篇都有自己的故事,有的描述抽象的循环,有的是对价值的思考,有的仅仅记录一种情绪,也有尽力去描述一个庞杂的社会或虚构一个世界,我个人更偏爱着眼于小段落的片段式的表达,但对于掌控复杂格局存在野心的作者也报尊敬,毕竟那是对讲述具有更高要求的挑战。

    随后,在这里记录下几段我所喜爱的故事,不会是全部,尽管会漏下优秀的作品……

  • 2010-04-11

    抹灰 - [泥浆水池]

    忙得灰头土脸,像个丝瓜瓤,空空的,却能随时滴下几滴混着菜汤和洗洁精的水滴。每天早10点到晚10点上班加班,回家时小区里只有稀稀拉拉的灯光,等洗漱后再看窗外,多半就只有零星的了。

    博客有一个月没有动过,积了灰,也没时间来擦擦,还欠着胡晓江一片读后感,一直记着却没有时间动笔。

    今天才把sc3里里外外都看完了,分了几次看的,却拖拖拉拉跨度时间很长(这段时间看书全是这个样子,断断续续,没有一本完整地一气呵成)。

    和胡晓江见面好像已经过了好久,是有天和意达一起在灵隐边上的茶室里,我来得晚,还是因为加班,已经是提早出来的,到达时也将近九点了,聊到茶室打烊,不算很投机,时常会走神,可能不在状态,可能有些陌生,可能都习惯性走神……

    一直以来,我不太关注漫画,总觉得太时髦,却莫名地关注到sc漫画这个圈子。回想起最早好象是因为一次在网上搜索邪典电影时,因为cult这个词而意外发现了这个特别的漫画圈子,一群对图形很敏感、理想得近乎宗教的群体,各有自己的表达方式,却有一种共同的气质,不太说的清楚,却吸引着我,所以至今在博客上挂着几个我欣赏的链接,只是为了方便时常转去溜溜、瞧瞧。

    一直尊敬着那些有理想而且坚持着自己理想的人,但往往这种尊敬是多余的,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坚持远比其他人眼里要轻松得多,因为他们坚持的是自己的乐趣,是不在其间的人永远也无法体会到的。

    与胡晓江的交谈,感受与他的画和文字差不多,并没有什么反差,是悠悠的慢慢的,随时可能离席进入那个无人的梦境中。对于我,初次见面便接受一本600多页的大画册,非常有分量,羞愧于无可回赠,便暗下决心,要仔细阅读,并细细记下感受,以示感谢。最近发现一个不错的题材,空下来做几幅图,对于别人的作品,只有以作品回赠,大概才算礼貌。

    这一篇并不是观后感,只是为了打扫一下博客里的灰尘,改日再来工整地写下!

  • 自从发现博客大巴被和谐后,就大大增加了点击自己博客的几率,几乎每天都会想着检查一下是不是恢复使用了。

    在这个漫长的和谐期间,突然发现博客对我原来十分重要,像是个垃圾桶用于排遣多余的情绪,平时只是顺手一丢,忙时根本不会意识到它的存在,但有一天被人拿走的时,才发现它是多么必不可少,原来有一些东西是只能丢在这里的,必须丢在这里。时间长了,这桶里装的都是自己的垃圾,也全是自己

    为这个必不可少的垃圾桶重新归来,喊一声:回来吧!

  • 习惯了一个城市后,就不自觉地使它成为一把尺子,丈量你所到的任何一个地方。

    新年在北京过,是第三次来这里,因为不可抑制地和这个城有了瓜葛,来时便多了几分苛刻地审视的目光。

    北京,有太多关于它的描述,但并不会因此改变每天仍有人喋喋不休地说着它……

    之前的两次,是以游客的身份去些光鲜的去处,其实多少有些程式化,这回的活动范围基本都在5环左右,才刚是一簇簇高层住宅、写字楼拥着的闹市,没过几个街口,就有大片大片拆了房子待建的土地,灰突突的;也见了些已经习惯北京生活的人,各有不同,转身就都消失在这偌大的城里。

    北京真的很大,在用的地铁就已经有13条了,在那些灰突突的地片间又有新的在建,公交车每一趟的站牌都密密麻麻地写着站名,换成其他的城市可能会拆分成三四趟。

    北京是个奇怪的城,在一片毫无姿色的光秃秃的土地上,划个圈就建起一片妖里妖气的高档别墅,平均每幢价值两千万,不知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建,也不知为什么会有人愿意买。

    北京是个奇怪的城,在一条看似是山西县城的街道边,会突然出现一个穿着考究的外国男人牵着一条精心打理过的老式牧羊犬,身后挂着污垢的驴肉火烧店不远处开着一家专营各式汉堡的连锁店。

    北京是个奇怪的城,城边农村的民房都朴素地只用砖砌,只盖一层,似乎没有一家例外愿意装饰一下他们的外墙。在这些红砖集起的村子边上会有同样用红砖盖起来的充满野心的商铺,也会毫无准备地在一片红砖砌起的围墙内,发现一个满是老树的苹果园,棵棵都是碗口粗细,虽然是冬天,也能在光秃秃的树干间有一丝惊艳的感受,而现在它们只是为了藏一所咖啡馆,名字叫“果园”。

    元旦后的第三天,北京下了大雪,一下就下了30厘米,趟着雪在外面走,不用担心会弄湿裤脚,因为根本不会化,也不用在意会踩脏了雪面,因为鞋底马上就会擦的很干净,原本肮脏的路面被厚厚地盖了一层,像是全新的。

    一直以来都习惯了杭州的精致小巧,突然面对这样不同的一个城市,真是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