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KER出门,晚上送他去车站,去时走的是湖的东面,回来决心绕道湖的另一面。

    从老巨浪的位置左转进了南山路,不到五十米的路上盘着三辆跑车,都敞着顶,或紧踩油门啸叫而过,或左顾右盼伺机泊车,路边一辆紧接着一辆,停满了车,南山路,的确不是从前了,22点时,像一团多孔的海绵,吸满了各处聚来的寻找快活的男男女女。

    南山路,曾经是一条安静的河。晴天,阳光伴着树影投在路上,有金色的反光;雨后的傍晚,天空有洗过的蓝色,在梧桐背后与夕阳渗成一种奇怪的粉红,像是话剧开场时,主角还未上场前的宁静的布景;夜晚,路灯没有现在明亮,除此整条街也只有零星几家店铺的灯光,是素色的,就是含混的夜的模样……一天里的任何一个时间,我似乎都曾无所事事地在那路边坐过,看着安静的路面、缓慢经过的路人,看着铺满路面的树影,看着时间经过却不察觉,因为南山路那时是一条安静的河。

  • 2009-04-09

    春·游 - [泥浆水池]

    补休清明节,又赶上好天气,下午在街上闲逛,从武林门走到湖滨,途中在公共厕所巧遇高中同学,幸好杭州是个文明的城市,厕所维护的不错,否则在大呼小叫间多吸了多少浊气?当年总是驮着背、说话大大咧咧的女生,如今有些发福,出落得是个端庄的太太,言语间流露出中年人的危机情绪。

    去理发店剪了头,然后买一客满是果仁的冰淇淋,顺着湖边边走边吃。赶上太阳红通通地悬在西边,于是就一直送它落下山去。

    绕着湖走到葛岭,遇见一群天鹅,估计是放养的,与人很亲近,见有人就咕咕地凑到岸边,闲闲散散样子。蹲着看了好久,这真是一种漂亮的生物!

    走累了,找一张椅子面着湖坐下,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东边竟然显出了铜盆似的月亮,和才刚送走的太阳个头差不多,居然也都被我赶上了!

    春天了,即使太阳转去了球的另一边,夜里的风也不觉得冷。背后的北山路车不少,顾自来来往往,倒也没有打扰到这一片湖水。

    突然有个男人伸着头过来搭讪,脸上露出夸张的亲切表情:要看相吗?目视前方,摇了摇头,表示不感兴趣,男人以一种自信的口吻指出:小姐,你一定要在25岁后再考虑结婚!继续目视前方,抬起左手坚定地摇了摇,那男人倒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了。想来一个人坐在湖边,多少显得有点落寞,容易联想到为情所苦的样子,所以才会被点拨结婚的秘籍,于是,伸了伸懒腰,起身,准备回家。

  • 2009-03-20

    春分 - [泥浆水池]

    巡视了小花园,因为疏于管理,显得混乱,一个种花的木箱子塌了脚,土撒了一地,各处还遗落着去年的落叶。桃花,每年这时最先抖着娇艳,毫不谦让,今年的花苞只是往年的三分之一,但朵朵绽放着不比任何一个春天逊色!

    植物们各自伸着懒腰醒过来,虽然不像以往总有人蹲在边上催促,依然按自己的愿望做新的一年的打算:石榴的嫩芽刚从枯枝间探头时像是红宝石,点在灰暗的枝条上晶莹着;紫藤一串串地扭开了腰,等着有一天炫她最漂亮衣裳;枇杷的嫩芽铺着蓝色的绒毛,一片片插在枝头,直直地想要伸到天上;蔷薇在细碎的叶片间,已经偷偷藏了将要泼洒出来的那一片艳红,花苞还细小,但已经有蚜虫成群结队地抢占了山头,有什么办法呢?每年他们都会趁着热闹来演一出恼人的闹剧……

    今天,太阳从正东方升起,还用怀疑吗?春天到了!

  • 2009-03-18

    跳呀跳呀跳! - [涂涂鸦]

  • 2009-03-15

    coraline - [左顾右盼]

    一个超可爱的网站,期待中的电影http://www.coralin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