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老式印刷品中获得线索的一个例子:Neo Rauch,新莱比锡画派的一员,据说其画面萦绕着失去家园的社会主义乌托邦的悲怆余音,这里无意追考,全当无稽之谈。

    画面本身可以说话,不必追问内容、含义:受限的套色印刷语言,用油画的方式摹写出来,在距离维拉施贵支将油画技法发挥到极致已经将近400年的今天,根本无需刻意逃离,所以理由大概只有一个,趣味所致。所有那些在套版印刷中生硬的特征,我仍然读解为是分离现实影像的线索,给表现语言一个发声的渠道。

    在与老式套版印刷相似的外貌特征之下,Neo Rauch的大幅油画作品绝不缺少细节,但却用几乎生硬的方式组织起大块的色彩,使得单色间相互映衬着显现着张力,同时形体依然借由老式印刷中那些无力的暗部,巧妙地被平面化了,默默地服从于那些单纯的色块间。

  • 2009-02-26

    大雨一直下 - [泥浆水池]

    大雨一直下……一直下……一直下……

  • 2009-02-23

    在雨中 - [涂涂鸦]

    下雨天,像走在游泳池底,呼着长长的哈气,回家,19点19分。

  • 2009-02-20

    单色的张力 - [左顾右盼]

    年前在网上无意浏览的图片,再想把出处翻出来就好象大海捞针,具体的信息都不记得了,只好像是个科幻杂志。

    年份标在1926年,套版印刷,红、黄、蓝三色油墨。

    当年是因受制于印刷工艺的简陋,如今看来就成为强烈的风格化的符号。那些生硬的套色边缘,对于现代人来说变成了分离现实影像的线索,那些无力表达的色阶也成为逃离空间感的助手,发乌的蓝色油墨,对于当时的人来说没准是画面无法剔透的遗憾,而现在看来则分明是套版时代的灵魂色彩!

     

  • 2009-02-18

    我的小岛 - [左顾右盼]

    一本可爱的绘本,文字像一首小诗,可爱!

    我一个人孤独的住在我的小岛上。

    寂寞无边蔓延,只有一只狼,两只猫,三只蚂蚁和……

    蝙蝠。

    在我的小岛上,没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做。

    我们一起消磨时间。

    我们随波逐流……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天气很炎热。

    我们经常幻想在凤的彼端,

    会不会正在发生一些神秘莫测的事。

    不过,也都无所谓。在我的小岛上,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一天又一天,狼坐在那里钓着鱼。

    所以,我们吃了很多很多鱼。

    日子来了,日子走了,蚂蚁筑了许多沙堡。

    雨水又把沙堡冲垮。

    在有风的天气里,

    我们安静的旋转过来,旋转过去。

    冬天过去了,夏天来了。

    依然, 完全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在我的小岛上。

    (Marie-Louise Gay)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