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19

    夜繁忙 - [涂涂鸦]

    酷热,夜间依然。

    到露台上看望被炙烤了一天的植物,才发现夜间,天空正繁忙:有烟火在不远处嘭嘭作响……不知什么时候家附近多了两簇扫射天空的探照灯,悠悠地把长长的触手在云上挠了一遍又一遍……有战斗机呼啸地从头顶飞过,才刚远去,又一驾紧赶慢赶地追过来,只是忽闪了两下红蓝色的灯光,没头没脑地也跟着消失了……

  • 2009-05-16

    游泳 - [泥浆水池]

  • 在厦大时,或许是真的面朝大海,或许是太阳晒得心花开放,念起了海子和他的面朝大海……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的幸福
      我也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Joker在网上看了一张照片,是个跳楼身亡的特写,据说脑袋是像西瓜一样裂成了两半,想来那一身皮囊,大家每天对着镜子顾影自怜的那被视为自己的鼻子、眼睛,其实是轻易可以改变形状的,只要把里面的骨头轻轻地折一下,大约也就是“喀吧”的一声,不会比掰断一根木头更花力气。

    下午5点左右,在公司的马桶上座着,有一束阳光,橘色的,从朝向西面的窗户横推着照进来,直接把左边的脸晒成橘色。晃了晃身体,朝前时在阳光下,朝后就躲进了阴影,有一种奇怪的感受,一时不知道是什么,于是继续晃动着,交替着阳光下、阴影里,最后终于明白了,原来这种奇怪的感受来自于太阳照在眼睛上时把它仅仅变成了一个玻璃片,就像照相机的镜头,在胶片上留下的那一片失真的光斑,在这一片从左上角斜射进画面的模糊的光斑下,我似乎都看见了玻璃片上蒙着的灰尘,原来身上随时都有这一对便携式的镜片。

    眼睛是一副镜片,手和脚是什么?那胃和大肠呢?一个人忙进忙出,行走、活动,是为了这哪一部分的零件?或许是为了那个寄生在这被称为躯体的众零件之内的奇怪生物,有些人会称这生物为“我”,当脑袋像西瓜一样裂成两半的时候,这个奇怪生物还在吗?如果不在,它去了哪儿?而留下的这一堆混乱的零件该给谁呢?无人认领?

    有一个洗澡后的维尼挂在六楼的阳台外,笑嘻嘻地,悠悠地转着圈,是否有生物寄生在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