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2-21

    北山之路 - [泥浆水池]

    杭州有一条南山路,一条北山路,一条西山路,都是绕着西湖,可以算杭州最漂亮的几条街了。现在西山路改成了杨公堤了,南山路因为灯红酒绿失了很多姿色,北山路就变得尤其珍贵,漂亮的也就无可比了。

    搬去城北住后,很久都没有在这里经过了,昨晚回家的路上突然很想念它,特地转去。奇怪,走过那么多回,每次还是会惊艳,突然觉得叫成“北山路”都诗意得很……

  • 2010-09-24

    中秋觅食记 - [泥浆水池]

    中秋和动物们约好了去龙井吃饭,赶上无车日,被拦在曙光路上,犹豫了一番,决心放弃进山,独自一人胡乱在曲院风荷一代走走作罢。

    下雨,前一天还热得要开空调睡觉,一觉醒来,就变了个季节。难得漫无目的地乱走,雨不大,还算自在。从曙光路拐进北山路,基本都是外地的游客了,像我这样阴差阳错混在期间的,应该也不会有几个。

    因为计划去吃午饭的,空着肚子,没走多久就饥肠辘辘,举目望去,只有肯德基和一个山寨星巴克,与之前的午餐计划实在是落差太大,心里盘算:宁可饿着也一定要寻点像样的来吃,记得在经过的曙光路上有个看着还舒适的咖啡馆,貌似可以在吃过之后再美美地来一杯咖啡,像是不错的选择,于是决心转头去觅食。

    很久没有在植物繁茂的区域活动了,其实很留恋,经过栖霞岭,很想拐去山路上玩。在路口挣扎,是照顾胃还是照顾肺?但是显然胃更强势些,指挥者腿朝着可能的食物走去,尽管心脏是站在肺的一边也无济于事。后来事实证明,这是个遗憾的选择。

    一路走回曙光路时,居然一直不见那个假设的午餐去处,终于见到一个招牌上写着coffee的店子,却也不是印象中的肥美,还在怀疑着是不是之前看到的那家时,发现店门口的廊上,满满地坐了一排洋人,像是被占领了一样,心里突然有些发憱,又是在路口,也不知是哪个器官指挥的,我没有停下来,径直走了过去,事实证明,这又是一次错误的决定。

    随后居然再没有另一家类似的选择了,心里很是懊悔,居然被几个洋鬼子搅乱了自己的计划,恨自己不争气,哪怕是真的被洋鬼子占领了,也应该英勇地冲杀进去!想着想着又走出去好远,这时再回头,断然不愿意,所以继续饥饿地行走着。在这种移动的判断中,似乎都很不理性,加上饿得大脑缺氧,于是在接二连三的错误判断之后,我终于走进了一家位于浙大边上的传世生煎,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为了不影响晚上中秋家宴的胃口,只点了一碗牛肉粉丝,心里安慰自己,至少还是比肯德基要稍好一点,于是掏出手机,从里面随便翻了段小说,就着主人公厕所偷窥、屎啊尿的,外加白花花的大屁股,吃下了这一份来之不易的午餐。

    贴上照片,与觅食完全无关,因为在觅食前,相机早就没了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