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当一个人描述另一个人的时候,会得到两个角色,描述的与被描述的。

    A描述B,会得到A的映像A1及B的映像B1,可能A≈A1、B≈B1,但可以肯定的是A≠A1、B≠B1;

    反过来,B描述A,会得到A的映像A2及B的映像B2,可能A≈A2、B≈B2,也同样可以肯定的是A≠A2、B≠B2;

    A向C描述B的时候,可能会得到另一套映像A3和B3,当然这里还多了一个角色C1,依然A≈A3、B≈B3、C≈C1,A≠A3、B≠B3、C≠C1;

    同样,B向C描述A的时候,又是另一套映像A4和B4,以及C2,也还是一大堆的≈和≠……

    以此类推,就像光线的漫反射,得到的就是这个泛光时代的泛光人群。

  • 2008-04-07

    冷汗Ⅺ - [电梯直达39楼]

    我看着天花板,辨别了很久,看着房顶上那块熟悉的斑驳,那个侧脸状的霉斑,没错,我在自己的房间里。浑身的骨头像灌进了25瓶醋,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靠它们站起来。头痛欲裂,嗓子里冒着烟,是酒精在胃里呆过之后感受。我搜索着自己的记忆,只有那几张醉醺醺的浮肿的脸,此后的便像是蒸发了一样,我是怎样躺回到自己的床上的,对此我一无所知。

    我下了楼,准备先为自己找点喝的,站在楼梯口,花了点时间适应了外面的光线。应该已经是中午了,地上依然有些潮湿的,估计是昨晚下的雨。去超市的路上,一个景象吸引了我,路边一块地面上密密麻麻地扔着些烟头,足有10包烟,一定有人过了相当愁苦的一个晚上,我踢了一脚其中的一个烟头,它撞在另一个身上,停下来,它们混乱地躺在地上,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

    在超市里买了瓶水,付钱时才发现钱包里只有20块了,幸好还有20块,还够我去吃顿中饭。

    我一口气喝下了半瓶水,看样子我是真的渴了。(完)

     

    故事终于写完了,哈哈!

  • 2008-04-06

    冷汗Ⅹ - [电梯直达39楼]

    从天花板的角度观察这个房间,的确,它混乱着,依然是黑暗,我看到自己头朝着门的方向趴在地上,脸无力地扭在一边,那是一种多么可笑的表情!突然回想起来,我正要去开门的,是的!我要走出这个房间!而我现在一动不动地趴在地板上,脚上缠着一只塑料袋,裤裆间挂着排泄物……看样子我终于逃不过要被这房间吞噬……当我最终被人发现时,就是如此可笑的一番情形,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自己,是的,我现在真的是一具尸体了!(未完待续)
  • 2008-04-04

    冷汗Ⅷ - [电梯直达39楼]

    手机在接触墙面的一瞬间被肢解了,惨死在这个莫名其妙的晚上。

    借着窗外路灯在天花板上的反光,我呆滞地看着手机的碎块,那几个模糊的黑影。额角渗着汗珠,我突然意识到,真正的危险来自这个房间,它像一张贪婪的大嘴,连接着那地狱般的黑暗,随时要把一切腐蚀为粘稠的液体,毁灭在无可分辨的混沌中,它远比楼下那提着斧子的杀手来的可怕,因为它有吞噬一切的能力。

    必须赶紧离开这里!我挣扎着站起身,向门口挪去。此时,我只有一个念头,离开这里!我迫切地想要站在室外,被湿润的空气包裹,洗去身上那不祥的地狱的气息。(未完待续)